曾经看过徐克执导的电影青蛇

发布时间:2020-01-22 04:19:06 来源:广安律师网
曾经看过徐克执导的电影《青蛇》,至今依然念念不忘,萦绕于心,甚觉此片拍得美轮美奂,令人目眩神迷。或许,这部片子更能应对女子的口味吧,因其缠绵悱恻、细腻婉约之特质。喜欢它的人,会对其推崇备至;不喜欢的,或许就会对之嗤之以鼻了。
后来,又听说该片票房奇惨,不忍睹之。有人说,这部片子是专门拍给文化人看的,拍得过于标新立异,曲高也就难免和寡了。
影片导演是人称“电影疯子”的徐克。博得如此外号的人定是有一种痴迷的执著吧,于我自是心有戚戚然的。该片的音乐制作人黃霑也是个人物,风流名士,惟有他才能写出如许精致艳异的歌词:留人间多少爱,迎浮生千重变,跟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这般妙词再搭配上陈淑桦的绝世好音,的确是流光飞舞,华丽飘渺,让心灵震颤让灵魂流泪。
香港女作家李碧华,才格高绝,行踪神秘,曾著有《胭脂扣》、《霸王别姬》、《潘金莲之前世今生》、《秦俑》等,她素来爱写来世今生,令人不禁想到她也许是个痴情浪漫的女子,喜欢把千般恩爱与万般柔情诉诸于笔端,任飘逸灵动的文字把千生万世的爱恋细细诠释。所以,她在将《白娘子永镇雷峰塔》改写成《青蛇》时,把着眼点放在了女人微妙多端的情感上。
民间故事《白蛇传》早已被千百次的演说过,很难再有所突破。冯梦龙的《警世通言》里,白蛇仅仅只是个不折不扣的妖精,非我族类,因此不具备人类会有的纯粹情感。冯梦龙以此来警诫世人,切不可贪恋美色,以免惹祸上身,否则就悔之晚矣了。
在我上初中时,台湾曾拍过《新白娘子传奇》,白蛇是为了报答救命之恩而嫁给许仙的,可爱情与恩情又怎能相提并论呢?自是有天堑般的距离无法逾越的。而且,我个人觉得赵雅芝演的白蛇,非但没有一丝一毫的妖精气息,更像一个深明大义的圣人,因此没能给我留下几许刻骨的印象。
影片《青蛇》中演绎的时值南宋年间,白、青二蛇自恃休得近千年道行,幻化成两位绮年玉貌的美少女形状,不事朝仙班攀升跨越,反而堕落万丈红尘游戏人间。
她们虽是修炼成精的妖怪,化作人形后却风姿绝艳,别具销魂摄骨之魅力。她们暂时还不太习惯直立着行走,只是扭扭地走路;却柳腰儿纤细,长裙儿飘荡,更能魅惑人心,试问有哪个女子的腰身能胜得过货真价实的蛇腰呢?于是意料之中的,令船上一众男子看得魂飞魄离,一齐跌进湖中。
其实,二蛇并不真正了解所谓的男人是什么。她们活了近千年,耳闻目睹那应该只是一种会令女人感情上伤痕累累的同类。杨玉环的男人,虽之前与她万般深恋,为了江山社稷还是赐她白绫自缢;鱼玄机的男人,令她沧桑憔悴,终日嗟叹“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霍小玉的男人,害她人比黄花瘦,最终痴爱怨愤香消玉殒……
彼时,许仙只是个毫无作为的美少年,并无过多可取之处,可是白蛇偏偏对他的风华正茂动了凡心,自此一发不可收拾。
恰逢清明时分,莲花烟雨西湖,朦胧唯美曼妙,正是滋生潋滟情愫的绝好契机;于是,一把油伞微微张开,一举网罗了传诵千古的天地情缘。
为了这份痴心爱恋,白蛇开始学习凡间的人情世故,倾尽已力想当好“白素贞”。平日里的三餐饮食,四季衣裳饰物,她无一不贤惠操持,绝不逊色于凡间女子,更有甚者,还想给许家传续香火,开枝散叶。其实,她想要的不过是凡间的嘘寒问暖,眉目传情,只羡鸳鸯不羡仙!或许,世间的许多女子都有这样一个愿望: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辛晓琪用清畅感性的声音唱:尽我角色意识美色来请你多爱惜,良夜又逢未世人,珍惜今宵记住我。唱尽了白蛇的用心良苦,其情其爱堪怜之惜之。此时此刻的白蛇,已真的与白素贞合二为一。她已不再是旧日那个不懂情爱的妖精了,从本质上而言,她已蜕变成了个对许仙一心一意的凡俗女子.
至于小青,传统故事里的她是个心无旁骛的丫鬟,对白蛇忠心不二;而李碧华更注重描写女子的细微情感变化,因此强调小青也是由蛇妖幻作的女子,自然也想品尝情爱的奇妙滋味。她见白蛇与许仙两情缱绻,不由心生羡慕,就私下里与许仙调情,许仙自是心下窃喜不已,来者不拒。为了此事,青白二蛇几乎反目成仇,只是白蛇已然身怀有孕,青蛇只得无奈相让,她决定彻底忘掉许仙,直到后来遇见了法海。
我印象中的传统法海应该是一个白胡子老和尚,品行僵化,喜好多管闲事。但李碧华刻画的法海却年轻英俊,浩然正气,一心为民除妖,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得道高僧。这样与众不同的法海,让青蛇对他由恨生爱,情意绵绵。法海纵然道行高深,六根皆尽,一时也难以抵挡,不禁陡生心魔。
在影片中如此这般的重重情爱纠缠中,人性被缓缓的凸显出来。许仙,只是一个胆小自私的男人,他只为自己而活,所以千方百计为自己安排好后路,并不值得白蛇为他毫无保留的百般付出。最后他竟然会带着法海来降伏白蛇,将她镇在雷峰塔下,不见天日。
这样一个绝情绝义的许仙,已然忘却了与白蛇在西湖边初遇时的纯美旖旎,也忘却了她对他全心全意的不断提携,更忘记了她为他全力以赴盗取灵芝的千重恩情。于是,他冷然抛弃了她,碎裂了白蛇的人间情爱幻象。
白蛇已没有退路可避,只得水漫金山与法海斗法,奈何分娩在即,立时处于下风,疼痛无边无际,不管身体亦或心灵,眼看着自己冷汗涔涔,血流成河,却也无计可施。那可恶至极的许仙,兀自躲在金山寺不闻不问,战战兢兢地乞求佛祖保佑自己脱灾免难,平平安安。他既然抛弃了白蛇,那么白蛇所生的孩子,他自然也是不屑一顾的,对他而言,弃之又有何妨?
依然清晰的记得,白蛇最后一个经典的镜头。她全身都已没入水中,却竭尽全力将新生的孩子托举出水面,她咬紧牙关坚持着,坚持着,早已奄奄一息了,天上还有无穷无尽的水在不住往下落……我想,她那时应该不会再牵挂着无情的许仙了,只是为了保护自己孩子的周全,作为一个母亲,她责无旁贷!
见白蛇被雷峰塔所镇,青蛇恨意漫天,挥剑斩杀了懦弱绝情的许仙。
“这就是男人?”青蛇满眼的嘲弄,暗自为白蛇不值。此番降临凡尘的种种风月沧桑,让青蛇完全洞悉了世情,男人真的只是一种叫女人伤心的同类。
世间的女子如此需要爱情的绮丽幻想,在荒凉绝望的境地里惟有这幻想可以将她拯救,使得她容光焕发,灵魂丰盈。白蛇虽含遗恨不能获得弥补,竟也是不悔的。生生世世,她还犹自挂念着负心许仙;或者,她念着的其实不是许仙,而是那个名叫——爱情的东西,虚幻也好,实体也罢,她早已不愿仔细分辨。
张爱玲在小说《红玫瑰与白玫瑰》中写道,每个男人一生中都有两个女人:红玫瑰与白玫瑰。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同理可推,每个男人生命里都有两个女人:白蛇和青蛇。同期的,相间的,点缀他荒芜的命运———只是,当他得到白蛇,她渐渐成了朱门旁惨白的余灰;那青蛇,却是树顶青翠欲滴爽脆刮辣的嫩叶子。到他得了青蛇,她反是百子柜中闷绿的山草药;而白蛇,抬尽了头方见天际皑皑飘飞柔情万缕新雪花。每个女人,也希望她生命中能够遇到两种男人:许仙和法海。法海是用尽千方百计搏她一笑的金漆神像,许仙是依依挽手,细细画眉的美少年。凡尘俗世间的男男女女,情孽交错,由来已久,是千古难以破解的谜语,又有谁人能诠释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呢?
最美丽动人的爱情并不在于能够若花好月圆般完满安然,而在于其中虽有不计其数的种种遗憾,却依旧能够无怨无悔,此情悍然于心,独自缅怀,独自追忆。白蛇与青蛇有高深的道行,可以生生世世,而你我皆凡人,红尘之中潇洒一回实数不易。不必追问究竟是劫是缘,能够不负我心地真爱过一次,已然是一生中机遇难逢的华宴了。我们的岁月即使曾经历过沉默残酷,至少也拥有过流光溢彩与笙歌处处,想来,这也是生命中一种别具一格的丰盛饱满吧!

共 07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俗话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于一本书一部电影,同样如此。白娘子的传说我们听得太多,总让我们不禁为白蛇的痴情与美丽折服和惋叹。而电影《青蛇》,情节与以前不同版本《白蛇传》的剧情有着较大出入,显得标新立异,也不被观众认可。而在作者眼中,却是美轮美奂的:白蛇与许仙,青蛇与法海,他们的生命,有着别具一格的饱满与丰盈,他们的爱情,有着灿烂的流光溢彩,同样令人艳羡。作者从编剧、导演、剧情等方面对《青蛇》这部影片详尽剖析,并将剧情与民间故事《白蛇传》进行比较,从而表明自己对《青蛇》这部影片的认可与喜爱,语言精致,风格独特,观点鲜明。欣赏拜读,推荐赏阅!【编辑:简希】盐城治疗妇科医院
心肌梗塞治疗治疗
孩子消化不良怎么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