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擊醫托橫幅高掛號販子睡門診大廳

发布时间:2019-08-24 19:41:35 来源:广安律师网

  打击号贩子的横幅高挂,但号贩子就睡在门诊大厅里

  想挂个口腔科专家号看牙,得到医院熬一宿,不少人都有这样的经历近日,有市民反映北京大学口腔医院挂号难的问题,北京晚报在暗访时发现,尽管打击号贩子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但医院里的号贩子仍然大行其道

  门诊大厅成了大杂院

  想在这家医院挂个专家号,得有一颗打攻坚战的心! 对于北京大学口腔医院的挂号问题,有市民如此评价在医院挂个专家号,真的这么邪乎吗?

  凌晨 点,来到位于中关村南大街的北京大学口腔医院一探究竟此时的医院大门关着,门前已经聚集了不少患者和号贩子这些人混在人群中,对自己的身份毫不掩饰, 我们挣的是替人排队的钱,又不犯法

  凌晨 点半,医院大门打开,门外的号贩子陆陆续续进了医院,并很快在门诊大厅摆开了阵仗一张张凉席在地上铺开,号贩子找好位置后,脱了鞋席地而睡一些精神头较大的,坐在马扎上喝酒喝到尽兴时,干脆光着膀子整个大厅里,弥漫着各种各样的怪味

  将近4点,有患者出现在大厅内此时的大厅已一片狼藉,几十号人在挂号窗口前东躺西卧大厅外,几个号贩子在散发名片对当天出诊大夫的姓名、职务、擅长的项目,他们背得滚瓜烂熟以拔智齿为由,跟号贩子们攀谈起来,号贩子向推荐了一位姓段的医生,并说买他的专家号,需要400元,比原价高 20元

  争吵声此起彼伏

  从凌晨4点到4点半,北京大学口腔医院的门诊大厅里,争吵的声音此起彼伏, 我刚才就在这个位置的,你什么时候来的! 这是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早上7点才开始挂号,这会儿窗口里一片漆黑,即便如此,越靠近窗口,气氛就越紧张

  以不知道该挂什么号为由,跨过几条凉席挤到了窗口附近,很快便有几十双眼睛瞪了过来 你联系谁了,谁让你过来的? 队伍里有人发问,很快便被驱逐出了窗口区域

  大厅内的情况如此混乱,却不见有保安来管随后走出大厅,与门外的安保人员闲聊起来 我们管不了,我们这有警务室,管号贩子你得找警察

  面对执法号贩子打游击

  凌晨5点40分,大厅里一阵骚动,原本睡着的号贩子都站了起来,窗口前的队伍一下子紧凑了从医院的警务室到门诊大厅,走路只需两三分钟知道民警很快就要过来了,号贩子们迅速忙活起来,把已经从他们手里购买了高价专家号的患者,拉到排队的队伍中将自己替换下来

  很快民警赶到了,在队伍中核对起身份证来这一晚,跟号贩子们闲聊时,他们也提到,他们中有的人不携带身份证,有脸儿熟的身份证早已记录在案,所以还是挺怕警察的,但此时号贩子大多已经躲到队外了

  你不是帮我排队吗,怎么成了我自己排了? 一些已经花了钱的患者对号贩子的做法不满号贩子则说,今天有警察盘查,所以不能帮忙排队说完扬长而去,患者是不敢去追的,一旦追出去讨说法,位置就没了,这钱就算白花了于是早7点窗口开始挂号前,窗口前的长队完成了一次从假到真的 换血

  排队的孩子在椅子上睡着了

  正值暑期,发现,在多个窗口中,儿童口腔门诊的队伍是最长的,拐了几个弯,一直延伸到大厅侧面的一排长椅边排队的除了家长,一些孩子也跟了来,熬到半夜,孩子们熬不住了,就在长椅上先睡下了,看得让人揪心而在这个黄牛圈子里,儿童口腔科是块肥肉,一个专家号甚至会炒到千元以上

  清晨6点40分,挂号窗口提前开了,电子显示屏上的绿字显示可挂号的科室不到十分钟,一些绿字就已经成了号满的红字注意到,儿童口腔科号满的提示是在6点5 分出现的,不少被甩在队尾的孩子们白白在长椅上忍了一宿

  执法部门捉襟见肘

  医院的专家号为何如此抢手,发现,挂号开始时,电子显示屏上出现了一段话,大意是该医院为教学医院,挂普通号患者,可能是学生和试用期毕业生在老师指导下,参与诊疗工作这原本是医院透明、坦诚的做法,但这段话却被号贩子们利用了这一夜,号贩子们不断宣扬,这家医院的普通号医生多么不靠谱于是很多原本打算挂普通号的患者,也改了主意

  离开医院前,也与警务室民警简单聊到了号贩子难根治的问题,民警所提到的问题也并非头回听到,凡是涉及号贩子、票贩子等黄牛人群时,执法人员都有类似苦衷治理这一人群,目前尚无法可依曾经的劳动教养制度可以让这些屡教不改的号贩子劳教 年,该制度废除并无问题,新问题在于,这些号贩子的行为便无从归类目前还没有新的法律规定,来震慑这些高价倒卖专家号的行为而投机倒把罪也早在争议声中逐渐淡出,号贩子变得更加有恃无恐

  本报 景一鸣 文并摄

胸口痛背心痛是怎么回事
小孩脾虚的原因
小宝宝脸色发黄怎么回事
友情链接